与君歌

与君歌不是小歌歌 日常摸鱼 无良手残……

(静临)《山神之森》

全架空注意

山神临×村民静

——村民告诉自己的孩子:森林的尽头住着山神,守护着山林和村子,倾听人们的愿望。

part1

这世上有很多超自然的存在,就像八原的妖精①一样,它们栖息在人们身边,而人们却注意不到他。

除了妖怪以外还有一种更特殊的存在,人们称它们为神明。

平和岛静雄提着饭团和糯米团子,在穿过参差不齐的枝杈和丛生的灌木后,终于来到了他的目的地——一间神社。

今天的楼梯似乎也有人打扫过了,他环顾了一下四周,蹑手蹑脚的从神社的侧门溜了进去。

"我不是和你说了吗小静,都已经这么久了,这里明明是有好走的路的?"穿着红色和服的男子皱着眉头盯着来者,平和岛静雄看了一眼眼前的人,将手里提着的饭团和糯米团子递到他手上。

"人太多,超了近路。”

"哼哼,怕麻烦的小静。”

"临也你话太多了。"

"到现在为止我也只说了三句话哦。"

平和岛静雄拽过来一个垫子坐下来,被叫做临也的男子捏起饭团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后似乎觉得味道不错便小口小口的吃起来。平和岛静雄叹了口气,捏走他嘴角黏上的饭粒,"真不明白为什么神明也会吃人类吃的东西。"

"这是乐趣,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嘛。"

"奇怪的乐趣。"

被叫做临也的这位是一位山神,有名有姓,全名折原临也。

平和岛静雄,是一位并不怎么普通的村民。

“今天有意外的客人来哦!”
没有得到意料中的回应,山神在吃完"贡品"后满意的用手帕擦了擦嘴,血红的眸子眯起来看着正在发呆的村民。
"在想什么?"
"在想小时候。"
盯着那琥珀色的眼眸折原临也在一瞬间有些窘迫,避开眼神撇了撇嘴,"还真是恋旧啊小静。"

他在这里活了不下百年了,在众多八百万神明当中算是一位新神,也是这山里唯一的神。

他一直在等着什么。
"时间太久啦我也记不得是在等什么了。"当年幼的平和岛静雄问他的时候,他也只是笑着摆摆手搪塞过去,对于他等待的到底是什么,几乎只字未提。

平和岛有一天误打误撞的冲进了这间神社,小小的身影缩在角落里,而折原临也对于这"不速之客"感到非常的惊讶,以及无法言说的兴奋。

"喂小鬼,没有人告诉你私闯进别人家是很不礼貌的吗?"

part2

"你是谁啊?"
"哎呀竟然真的看得到我。"
"你在说什么鬼话!?"
"鬼话?我可是伟大的山神大人哦!"

平和岛静雄看着眼前自说自话的男子,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出头,披着一件红色的和服,酒红色的眼睛像是某种长耳朵的生物,他挠了挠头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种形容明明就像是那什么唱戏的,哪里像老人们所说的德高望重的山神?

但他却又有一丁点儿的侥幸——这个人不知道我的事。

"别骗人了,你这种打扮更像是唱戏的那个。"
"喂喂。"折原临也轻笑着揉了揉眉头,"那叫做花魁,不是唱戏的,再说了"临也突然按住他的头发用力揉搓起来,"都说了我可是伟大的山神大人啊。"
"喂!喂喂疼疼!疼!"

这一下弄得平和岛小朋友呲牙咧嘴,伟大的折原神明这才蹲下来打量这个孩子。
"啊呀,身上这些伤是怎么弄得?好孩子不能打架哦。"
平和岛啪的一声打开他的手,扭过头执拗的不看他的脸,"才不是打架。"
"那又是什么呢,被欺负了?"
折原临也一脸玩味的看着孩子的脸变的通红,伸出手抚上他的脸。

"明明有那么强的力量,为什么还是会被欺负呢。"
"……"平和岛静雄瞪大了的眼睛看着折原临也,他全都知道,也许真的是这里的山神,或者也是像那些孩子一样专门来戏弄自己的?

"放轻松一点儿"折原轻轻的揉搓着平和岛静雄的脸,"带着一身的伤还能跑到这儿来,我该说不愧是你吗?"
"诶?"
"真厉害啊小静。"

当平和岛回过神来,身上那些隐隐犯疼的伤口都消失了。
"你真的是神明吗?"
"当然!"
折原临也跳起来,走到神社的台阶上坐下。

"我爱人类,所以实现他们的愿望,与其说愿望,倒不如说是欲望更贴切呢,但是这小小的山林里,人们又有多大的欲望呢?"
"想你这样恶劣的山神我还是第一次见。"
"你这样说我可真是伤心啊。"可他的脸上还是明晃晃的刺眼的笑容。
"但是你又见过别的山神吗?"

part3
“呀!今天也来了哦?”折原临也看着从侧门走进来的平和岛静雄,伸手拂去粘在头发上的树叶,还坏心的揉了一把。
“喂别乱揉啊混蛋山神!”
“啊啦真是讨厌的称呼,小孩子真是一点儿都不可爱”他转过身去拿刚洗好的瓷杯去泡茶“所以呢,为什么又从侧门进来,我记得我说了很多回有更好走的路的?”
“因为正门的人太多了……”
“小静想回答我的话应该大声一点儿的。”
“所以根本就不想回答你好吗!?”
“……”
两个人之间有一瞬间的沉默,平和岛静雄拽过一个坐垫在矮桌旁坐下,打量着正在泡茶的神明大人。
“说起来你还真是年轻啊。”
“我可是永远的21岁。”临也把泡好的茶倒进被子里推到静雄面前,“不烫啦。”
“嘁,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十二岁的小静没有资格说自己不是小孩子。”
“哼,话说神明也有年龄的吗?”
看着小口小口喝着茶的平和岛静雄,折原临也沉默了一会儿,“那是因为我是在21岁死的……”
“嗯?你刚才说了什么吗?”
静雄抬起头来看着有些愣神的临也,“我没听太轻,你怎么了?”
“是小静说的不大声就是不想回答的哦,诶别生气嘛!神明对于年龄这个概念并不是很清楚,一般过了百岁之后才会有纪念意义一点儿。”
“……”
“那你是不是……能陪我直到我离世呢。”
“小静说这种话好像是在告白啊,真伤脑筋。”

平和岛不确定他在那双血红色的眸子里看到的到底是什么,那双眼睛里闪烁着他读不懂的光芒,但是直到很多年以后他也不能忘记他说的话和那句话背后的意义。
“抱歉,我可能做不到。”

——因为我不会让你死的。
part4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