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歌

与君歌不是小歌歌 日常摸鱼 无良手残……

画家与摄影师<更新五>

首先,致各位——好久不见。

——"如果可以的话,我多么迫切的希望和你一起坠入黑暗。"

当折原临也这么说的时候,平和岛静雄感受到了一道光,透过墨镜的镜片直直的扎进他的眼里,名为折原临也的光,和名为折原临也的携卷而来的黑暗。

也许有什么东西碎掉了,但是他并没有听到声音,也不知道来源。

"嘿,小静"临也拍开置于头顶的手,一把抓住对方的领子,"你那是什么表情?"

"我到底是说了什么蠢话才让你露出这种表情,又是哪句话带给你错误的理解让你表现出这种可笑的怜悯。"

"我折原临也从来不需要同情,更不可能需要你这怪物的同情。"

我刚才什么表情?同情?平和岛只愣了一下,猛的起身将他推到车窗上,咬牙切齿的扬起了拳头,却迟迟都没有砸下去,折原临也感受到了来自平和岛的杀气,琥珀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对面的人,他最终只是将拳头砸在了列车的车皮上,凹进去一个可怖的弧度,临也甚至感受到了车体的晃动。

"什么啊,我说了什么很过分的话了吗?"临也咧开嘴角弯成一个意义不明的微笑,"太容易被激怒了,摄影师先生。"

"你听着,临也。"静雄喘着粗气揪住临也的头发抵在车窗上,用空余的手指着他的心脏,一条腿抵在他的双腿之间,将他死死的压在座位上,"收起你嘴巴里的那个怪物,我会照亮你,甚至会焚烧你,让你连灰都不剩,但是"他摸了摸他脸,看着他不知是愤怒还是其他的感情略发红的眼眶,"这几天你到底在不安什么?"

"啊,并没什么。"临也将他的手拿下来攥在手里,"我拭目以待。"

你将我燃烧成灰烬的那天。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