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歌

与君歌不是小歌歌 日常摸鱼 无良手残……

跂望<更新四>

——你现在那岸,而我看不到你。
06

平和岛先生捏了捏剩下的车票,中午坐上了去往汤姆先生事务所的电车。

在电车里他开始思考"折原临也"这个定位,房东?新的友人?同居人?

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习惯了这个存在,即使他刚刚在这里住了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

没有丝毫的违和感,仿佛他们之前就是住在一起的。

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他已经大概的摸清了这个人的生活规律和一些小爱好。

不知不觉的就融入到生活里去了啊…

可是有些时候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他并不能清楚。

像是个茧,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里面的人被保护的很好,外面的光也透不进来。

小小世界里一个小小的人。

想要了解他,想要能够知道他在想着什么。

然而这一切全部归属于怪物先生可爱的好奇心,并不能断定有什么奇怪的想法。

嗯,应该吧。

平和岛先生烦躁的揉了揉太阳穴,所以说啊…

"喂!死跳蚤你为什么跟过来了啊?!"

折原临也坐在平和岛旁边靠窗的座位上,嘴角上挑至一个弧度,眯起眼睛看着旁边这位发了老半天呆的摄影师。

"呀,小静太迟钝啦,我都坐在这里好久了哦。"

"哈?所以说你来这里到底干嘛?"

"坐车啊坐车,当然是要去某一个地方观察观察人类咯,小静你是白痴吗连电车是干什么用的都不清楚吗。"

"混蛋别擅自用肯定句啊!"

"原来小静还是有一定知识水平的啊。"

"你这家伙要坐车就老老实实的坐!"

于是这一长段的对话以平和岛先生单方面的"信号屏蔽"结束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距离被赋予了无数种形容,被给予了精确的单位,而他们却用"时间"来度量。
07

折原临也不明白为什么身边的这个男人会如此冷静的坐在他身边。
就去他自己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接受他一样。
当列车从大片的樱花树下驶过的时候仍旧会有阳光斜照下来,折原临也抬手挡住眼睛,在大片的光照下来之前将自己的视线藏入黑暗。
"我说你这家伙,真是阴暗呐。"
"这叫保护自己的眼睛哦,小静这种身体机能异于常人的怪物是不会懂得。"
"啊?你说谁是怪物啊你这混蛋跳蚤!"
"小静,这是公车所以暴力禁止哦。"临也摊摊手表示"无奈",过了一会儿又面无表情的面向窗户。
临也头一次感到了挫败感,那个金毛的怪物从包里拿出墨镜给他带好,自己又去"闭目眼神",留下一句"到站记得叫我"连句拜托都没说,就像他们熟到…一直在一起一样。
为什么呢?
从他刚刚住进来开始,折原临也就感受到了这家伙身上强大而又平和的气场,早就有所耳闻平和岛静雄是一个有一身怪力和异于常人身体的怪物,对朋友很平和发脾气起来就是个名副其实的怪物,然而这样一个人竟是个摄影师。
这么说真不适合做人物介绍,折原临也摸了摸脸,自己已经关注他很久了不是吗?
至于为什么关注他,临也自己也不清楚,这个人吸引着他,也许只是对他的体质感兴趣?
看不透他,想了解他,甚至连"毁了他"这种病态的感情也曾有过。
然而这一切混在一起一定不是爱,折原临也表示他爱着全人类,除了这个怪物。
"我的眼睛看不到光,这里是浓重的黑夜。"折原临也托着下巴幽幽的吐出一句话。
"哈?这是什么阴暗的宣言啊"平和岛静雄抬手按在了临也头上。
"是想写进单行本里的。"
"明明看着窗外的景色却说出这样的话果然还是阴暗。"平和岛没有把手拿下来,"手感不错?"他这么想。
"那是因为小静的墨镜啦笨蛋。"折原临也摘下墨镜注视着平和岛静雄的眼睛。
"那你就试试,"他的眼睛里带着不知名的光亮,"试试照亮我吧。"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