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歌

与君歌不是小歌歌 日常摸鱼 无良手残……

跂望(前四节整理)

——他抬头仰望着浩瀚星空,我在他眼中看到光芒万丈。

Then I will tell you a story.

——01

火车追逐着初春归来的燕子,沿着东海岛站线轰隆隆的经过矮小的灌木,远处天边有飞机划过的痕迹,空气中有一股泥土新翻的香味儿。

平和岛静雄把拿起胸前的像机,在火车出口按下了快门,随手检查一下照片,满意的笑了笑,拽了拽背包的带子从车上下来,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又抬起手照下了车站的站牌——奈良。

从东京到奈良并不远,但是两个小时多的车程还是使他肩膀酸痛,平和岛一手揉着肩膀,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奈良—三乡町—A大道201号”

23岁的平和岛先生是一位自由摄影师,现在为一本名叫《空旅》的杂志撰写专栏,平和岛先生似乎对这里的环境很满意,轻轻的用手指弹了一下那张住址,去寻找他的住宿地。

这次杂志社帮他找到了一个比较特别的住处,据说房子的主人是一位笔名叫做“甘乐”的并不是很知名的插画作家,出过几本自己的插画文集,都是以一幅画和一段文字的形式展现的,静雄读过其中一本名叫《跂望》的插画文集,标题是复杂的中国汉字,他还特意的查了一下,是有“踮脚张望”的意思,书里有一句话让他记忆犹新——我企图在你荒诞的眼中寻求光芒万丈。配图是以黑色为主色调的星空。

莫名其妙的句式结构和配图,还有奇怪的形容词。

“真想快点儿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啊。”静雄想。

他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写出这样寂寞的文字。没错,寂寞,平和岛先生在这句话中读出了一种压抑般的寂寞,那种和自己略有些相似的寂寞。

——02

——他站在昏暗的街道,两旁是黑压压的矮小的树,前方是没有尽头的黑暗,身后是无底的深渊。

他拍了拍本子,一个人住的房子显得空荡,阳光透过玻璃洒进来,能看到空气里细小的尘埃,折原临也伸手从窗台上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显示是上午9点,他起身提着涮笔筒去洗手间,窗外阳光明媚,而画上是浓重的黑夜。

敲门声在这空荡的房子里显得尤其明显,他擦了擦手,向玄关走去。

折原临也承认,当这个男人出现在他眼前时,他甚至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个金发男人低头俯视着他,散发着一股不可撼动般的气场。

“嘁,像个怪物一样啊。”

折原临也暗红的眼眸里流转着某种不一样的光彩。

“啊,请问你是’甘乐’吗?”静雄单手抓了抓头发,面部表情似乎是有些尴尬,“我是平和岛静雄,是一名摄影师,我住在池袋……”

“平和岛静雄?喂喂,我可并没有问你那么多问题,可别说这么一大堆户口调查都不会问的东西啊。”

“……”

对方的表情貌似有那么一点儿隐忍,静雄的手握了握,压制住火气说了一句请多关照。

“哎呀呀,原来小静这么容易生气的,我才只说了一句话吧,算啦,我叫折原临也,就如你去了解的,我还算是个插画作家吧。”

“折原……临也?好奇怪的名字……诶等等!小静!?”

“呀吼,小静不光爱生气,还是单细胞呢。”

“那么亲爱的临也先生我能请你去死一死么。”

“这么快就叫名字啦…”

“先叫名字的人是你吧!”

“诶平和岛先生承认’小静’是你的名字了?”

“!”

临也咧了咧嘴角,不理会站在门边脸铁青的静雄,转身去拿他平时写随笔的本子,指甲轻轻的敲了敲钢笔。

——我置身于黑暗之中,如你所愿的迎接你的到来。

——03

静雄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这个可以称之为“同居人”的插画作家,在见面的一开始除了那较好的面容以外并没有留给他什么太好的印象。 “长了个好皮囊却说不出什么中听的话来。”

静雄胡乱的把背包丢到一边然后坐到地上。 审视着这个不大的客房,虽是客房但是却很干净整洁,明明房子是现在少有的和风设计 ,但是客房明显是现代的配置,宽大的 窗户离床很近,阳光斜射过来笼罩着原木书桌,书桌上的玻璃花瓶折射着光,里面是含苞待放的樱花花枝,床单是新的,铺的整整齐齐,墙角处是一个书柜,满满当当的罗列着各种书,原木的地板也很干净,整间屋子都被主人用心的打理过了,床头柜上还放着一杯水和一只雪兔模型。

静雄拍拍柔软的床铺,抬头看着天花板,“什么啊,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在他愣神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在奈良工作的汤姆先生的来电。

“喂,静雄?已经到奈良了吗?”

“啊是的,已经到了,现在正在居住地……”

“哦这样这样,那你一定见到房子的主人了吧?”

“嗯……见到了。”

“那真是太好了,我说啊静雄,听说甘乐先生一直都是一个人住啊,要好好和人家相处,别用你那暴力什么的,控制好脾气控制好力气,还有……”

静雄把玩着床头柜上的雪兔,电话里汤姆先生还不停地说着。

“那就这样了,静雄,欢迎来到奈良。”

静雄嘴角咧起一个弧度,轻声笑了起来,随意将手机放到一边,手上有个绵软的触感……

“诶等等这兔子是软的!”

——04

直接推门而入的临也手里拿着两套衣服,愣愣的看着静雄手中的可疑物体。

“小静快道歉!雪兔子会哭的!”

“哭你妹妹啊”

“九琉璃她们上学去了你哭她们干嘛?”

“你真的有妹妹!?”

“快道歉!”

“…额…抱歉。”

临也现在门口,对着坐在地上一脸认真道歉的平和岛静雄皱了皱眉。

“小静你是白痴吗?为什么要道歉。”

“你这个混蛋不是你让我道歉的吗!”

静雄盯着眼前的人红色的眸子,一头黑发衬的脸颊和脖颈更加白皙,他就是不明白,这个人怎么可能是写着略带寂寞的文字的’甘乐’先生?

“明明就非常让人烦躁非常讨厌啊啊啊!”

折原临也耸耸肩向他走去,对男人锐利的目光不以为然,“小静快站起来……喂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静雄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土,临也抬起手拿着衣服在他身上比。

“嗯……稍微有点儿小,不过能穿。”临也的头将将抵着男人的下巴,他向后退一步把衣服塞到对方怀里,略微皱着眉头笑起来,“我说你,最起码也要住上几个月吧,你是打算只穿一件衣服发霉制造菌类吗。”

“啊?啊谢……”

“别说谢谢,我可是无偿的爱着全人类啊,但是……”

“小静你,是怪物啊。”

临也目光撇过静雄手上和脖子上的伤疤,转身离开,留下抱着衣服没有说话的静雄。

“平和岛静雄……”

“来试着认识我吧。”

以你怪物的认知。

——我伫立于无人的街道,眼里是浓重的黑夜。

05

你也许会发现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相同的,他们模仿着彼此,相互欺骗,相互索取,人类是群聚动物,他们惧怕死亡,躲避疾病,所以他们会用短暂的生命疯狂的去掠夺,去利用。

看到了吗?这就是人类啊。

“太有趣了,太有趣了!这就是人类啊!”

折原临也一手转着钢笔,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他嘴角咧开一个癫狂的笑容。

“像棋子一样为我所用吧!让我见识见识那些所谓意料之外的事吧!人类LOVE!我喜欢人类,爱人类!所以说…人类也都来爱我吧!”

他把笔扔到一边,在走出房门前猛的关上了笔记本电脑。

“喂,你刚才和疯子一样的喊了些什么?”
平和岛静雄站在房门边,显然刚才的话多多少少他是听到了。

啊,这种感觉真讨厌呢。
“啊,真过分,这可是我爱的宣言。”
这种被怪物盯着的感觉。
临也目不斜视的走到客厅的沙发上,翘着腿看着穿戴整齐,背着背包,脖子上还带着相机的平和岛先生。

“太像人类了。”

“啥?”
“没~什么,呦,这是要去工作了?”
“啊是,想去汤姆先生那里,顺便去景…我说…”静雄好像有些窘迫的挠了挠头“你知不知道”
“坐电车就好了,到平群町有专门的车站,”他这么说着扔给他几张月票,“我就只有这几张,你先用吧。”
“嗯?好,谢…不,附近有什么好一点儿的景点吗?”静雄将月票塞进上衣口袋望了望窗外,樱花似乎要开了,折原临也拿着手机好像是在发送这什么,听到静雄的话后抬头想了一会儿,然后拿起日历“哎呀,你运气不错。”
“哈?”
“我带你去春社祭哦。”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