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歌

与君歌不是小歌歌 日常摸鱼 无良手残……

回家<一>

<沢田纲吉only>

——<从回忆深处就应铭记的地方>可 我还是忘了。
04
意大利的光不如日本的柔和。 沢田纲吉经常会这麽想。

自从正式继承彭格列已有整整七个年头,因为各种原因而堆积的文件几乎可以形容为一座小山。

望着桌子上的一摞,沢田纲吉强迫自己忽视窗外那群自然灾害的破坏力,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开始刷仇恨值×

“kufufu~彭格列,你亲爱的妈妈大人来了哦~”

“骸如果你没事做的话还是去陪云雀学长吧我真的很忙…”

沢田纲吉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六道骸总是这样没事上这里来骗他玩然后把云雀学长引来好让彭格列的赤字更红一点。

“哦呀?”六道骸挑了挑眉,摊摊手表示无所谓,“我可没开玩笑,你的母上大人确实来了啊,还有恭弥不是被你派出去灭家族了麽?”

“不是灭家族啊只是让他们安分而已啊安分!”

“对于恭弥来说不就是灭家族麽,炸毛的兔子纲,啊时间太久了你的母上大人已经快到办公室了我就先走了~”

“你这是在报复我让云雀学长出任务麽还有我的头发本来就是这样的啊怎麽炸毛了而且那个兔子纲是怎麽回事!回事!事!”

↑当然以上是他的吐槽他是绝对不会嚷出来的……

“阿纲你在说什麽?”

“噗妈妈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等等他刚才还是喊出来了(°ー°〃)?!
“妈,你怎么来这里了?”沢田纲吉揉了揉头发,从那座“山”里爬了出来,门口的沢田奈奈用疑惑的目光环视了整间屋子,微风从窗户里溜进来,拂过卡其色的窗帘,还有他们的头发。
“没什么,小纲一直都很忙,妈妈就是过来看看你。”沢田奈奈一直扶着门框的手终于放了下来,用很慢的速度走进办公室。
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咖啡香,伴随着明亮却不刺眼的阳光。沢田奈奈就这么一句话也不说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的儿子在认真的工作。
“妈妈,您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啊?”
“不,不为什么,就让妈妈再看看
你。”
「这句话貌似重复了两遍?」纲吉盯着妈妈发了一会呆,又缓过神来处理成堆的文件。
风带来一股不知名的花的香味,夹杂着夏天特有的暖烘烘的味道。
当纲吉弄完文件的时候早已过了午饭的时间,正午的日光很刺眼,纲吉轻轻的挪开椅子,小心翼翼的拉上窗帘。
当他回头的时候发现妈妈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他放轻步子走到沢田奈奈身边,将刚刚从抽屉里拿出的薄毯子盖在她的身上,沢田纲吉愣了一会,只是一会,他走出了办公室并小心的合上了门。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