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歌

与君歌不是小歌歌 日常摸鱼 无良手残……

回家<三>

<为什么没有二,因为二还没有吐出来×>
01
他这才明白,他一直都在骗自己,从最开始一直到现在,他不是没有看到她脸上早已不能遮掩的皱纹,不是没有看到她已驼的不成样子的背,不是没有看到她已颤抖的双手,不是没有发现,发现她已经老了。

可他却强迫自己忘掉了。

「是谁告诉你,一定有人应该心甘情愿并全心全意对你好的。」

终究是有这么一天的,但是来的太快了。

沢田纲吉一直都这么觉得。

太快了,快的让他反应不过来;快的让他不能接受她就这样淡出他的生命。

「一定是哪里弄错了吧。」他真的不明白。

「骗人的吧。」他一直都在骗自己。

——他长大了,她离开他了,因为她老了。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都是因为我一直在逃避,都是因为我一直都在欺骗自己。

那些天你是怎么过来的。

我亲爱

的妈妈。

那些天你究竟是怎样过来的,而你的儿子却没有去看你。

「我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里包恩,我想回家一趟。”

“蠢纲想清楚了吗。”

“……我要回家。”

00

他终于回到了这个地方,铭牌在岁月 的侵蚀中变得残破不堪,在阳光下透露出一种古老的色彩。 沢田纲吉犹豫了 一下,手握成拳头再 松开,最终还是 颤抖着手敲了敲门。 门里的人没有回 应,纲吉确定了 什么似的叹了口气, 从兜里掏出钥 匙,插进门锁并轻轻旋 转,门锁里发 出轻微的咖吧声。 推开 了门,屋子里的摆设如 初——就像他 刚离开这里时的样子。 “妈,我回来 了。”他说。 “妈妈,这次还是不能留太久啊” 他嘴 角带着暖人的笑意,昏暗的光从门口 洒进来,在墙上投下他的影子。 “妈妈,我很想你,下次带你去意大利 吧。”

“……” 可不会再有任何人回应他。

——我终究是丢了自己最贵重的东 西。

“其实我还是没有做到。” “像你爱我那样爱你。”

铭牌上“沢田”的字迹已模糊。

「对不起,但是我真的好爱好爱你。」

fin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