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歌

与君歌不是小歌歌 日常摸鱼 无良手残……

跂望(画摄)

——他抬头仰望着浩瀚星空,我在他眼中看到光芒万丈。

Then I will tell you a story.

——01
火车追逐着初春归来的燕子,沿着东海岛站线轰隆隆的经过矮小的灌木,远处天边有飞机划过的痕迹,空气中有一股泥土新翻的香味儿。
平和岛静雄把拿起胸前的像机,在火车出口按下了快门,随手检查一下照片,满意的笑了笑,拽了拽背包的带子从车上下来,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又抬起手照下了车站的站牌——奈良。
从东京到奈良并不远,但是两个小时多的车程还是使他肩膀酸痛,平和岛一手揉着肩膀,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奈良—三乡町—A大道201号”
23岁的平和岛先生是一位自由摄影师,现在为一本名叫《空旅》的杂志撰写专栏,平和岛先生似乎对这里的环境很满意,轻轻的用手指弹了一下那张住址,去寻找他的住宿地。
这次杂志社帮他找到了一个比较特别的住处,据说房子的主人是一位笔名叫做“甘乐”的并不是很知名的插画作家,出过几本自己的插画文集,都是以一幅画和一段文字的形式展现的,静雄读过其中一本名叫《跂望》的插画文集,标题是复杂的中国汉字,他还特意的查了一下,是有“踮脚张望”的意思,书里有一句话让他记忆犹新——我企图在你荒诞的眼中寻求光芒万丈。配图是以黑色为主色调的星空。
莫名其妙的句式结构和配图,还有奇怪的形容词。
“真想快点儿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啊。”静雄想。
他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写出这样寂寞的文字。没错,寂寞,平和岛先生在这句话中读出了一种压抑般的寂寞,那种和自己略有些相似的寂寞。

——02
——他站在昏暗的街道,两旁是黑压压的矮小的树,前方是没有尽头的黑暗,身后是无底的深渊。
他拍了拍本子,一个人住的房子显得空荡,阳光透过玻璃洒进来,能看到空气里细小的尘埃,折原临也伸手从窗台上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显示是上午9点,他起身提着涮笔筒去洗手间,窗外阳光明媚,而画上是浓重的黑夜。
敲门声在这空荡的房子里显得尤其明显,他擦了擦手,向玄关走去。
折原临也承认,当这个男人出现在他眼前时,他甚至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个金发男人低头俯视着他,散发着一股不可撼动般的气场。
“嘁,像个怪物一样啊。”
折原临也暗红的眼眸里流转着某种不一样的光彩。
“啊,请问你是’甘乐’吗?”静雄单手抓了抓头发,面部表情似乎是有些尴尬,“我是平和岛静雄,是一名摄影师,我住在池袋……”
“平和岛静雄?喂喂,我可并没有问你那么多问题,可别说这么一大堆户口调查都不会问的东西啊。”
“……”
对方的表情貌似有那么一点儿隐忍,静雄的手握了握,压制住火气说了一句请多关照。
“哎呀呀,原来小静这么容易生气的,我才只说了一句话吧,算啦,我叫折原临也,就如你去了解的,我还算是个插画作家吧。”
“折原……临也?好奇怪的名字……诶等等!小静!?”
“呀吼,小静不光爱生气,还是单细胞呢。”
“那么亲爱的临也先生我能请你去死一死么。”
“这么快就叫名字啦!”
“先叫名字的人是你这家伙吧?”
“诶平和岛先生承认’小静’是你的名字了?”
“!”
临也咧了咧嘴角,不理会站在门边脸铁青的静雄,转身去拿他平时写随笔的本子,指甲轻轻的敲了敲钢笔。
——我置身于黑暗之中,如你所愿的迎接你的到来。

p.s.[po主现在正上高中,更文时间不定,每天都会更一部分,希望大家喜欢,这次背景选在奈良,如有疏漏希望也欢迎各位能指出来,po主会及时改正的,结局已经想好了,正在往里填细节,希望大家喜欢,以上,谢谢食用××××]

评论

热度(11)